肉苁蓉益肾壮阳的药效及药方

62人参与 |分类: 功效作用|时间: 2021年02月15日

肉苁蓉为列当科植物肉苁蓉干燥带鳞叶的肉质茎。主产于宁夏、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、青海等地。原植物为寄生植物,寄主为梭梭和白梭梭等,喜生于沙漠环境。味甘、咸,性温。归肾、大肠经。功效补肾阳、益精血、润肠通便。临床用名有肉苁蓉、淡苁蓉、甜苁蓉、淡大芸。

肉苁蓉益肾壮阳的药效及药方-第1张图片


【本草汇言】


《神农本草经》:肉松蓉,味甘,微温。主五劳七伤,补中,除茎中寒热痛,养五脏,强阴,益精气,多子,妇人症瘕。久服轻身。生山谷。

《吴普》曰:肉苁蓉,一名肉松蓉,神农黄帝咸,雷公酸小温(《御览》作李氏小温),生河西(《御览》作东),山阴,地,长三四寸丛生,或代郡(览御下有雁门二字),二月至八月,采(《御览》引云,阴干用之)。

《名医》曰:生河西及代郡雁门,五月五日采,阴干。

案《吴普》云:一名肉松蓉,当是古本,蓉即是容字,俗写苁蓉,非正字也。陶宏景云:是野马精落地所生,生时似肉,旧作肉苁蓉,非。


《名医别录》:味酸、咸,无毒。除膀胱邪气、腰痛,止痢。


《药性论》:臣。治女人血崩,壮阳日御过倍,大补益,主赤白下。补精败,面黑劳伤。用苁蓉四两,水煮令烂,薄切细研精羊肉,分为四度,下五味,以米煮粥,空心服之。


《本草拾遗》:强筋建髓,苁蓉鲜鱼为末,黄精酒丸服之,力可十倍。


《日华子本草》:治男绝阳不兴,女绝阴不产,润五藏,长肌肉,暖腰膝,男子泄精尿血遗沥,带下阴痛。


《开宝本草》:味甘、酸、咸,微温,无毒。除膀胱邪气、腰痛,止痢。


《本草衍义》:《图经》以谓“皮如松子,有鳞”。子字当为壳,于义为允。又曰:以酒净洗,去黑汁作羹。黑汁既去,气味皆尽。然嫩者方可作羹,老者苦。入药,少则不效。


《本草衍义补遗》:属土而有水与火。峻补精血,骤用反致动大便滑。


《本草蒙筌》:肉苁蓉

味甘、酸、咸,气微温。无毒。陕西州郡俱有,马沥落地所生。端午采干,用先 酒浸。刷去身外浮甲,劈除心内膜筋。或酥炙酒蒸,仍碎掐入剂。忌轻铁器,切勿犯之。治男子绝阳不兴,泄精尿血遗沥;疗女人绝阴不产,血崩带下阴疼。助相火补益劳伤,暖腰膝坚强筋骨。丹溪云∶虽能峻补精血,骤用反动大便。又种琐阳,(亦产陕西。)味甘可啖。

以酥涂炙,代用亦宜。煮粥弥佳,入药尤效。润大便燥结,(若溏泻者,切忌服之。)补阴血虚羸。兴阳固精,强阴益髓。但《本经》原缺未载,此丹溪续补为云。 又草苁蓉,岩石多产。根类初生莲藕,《本经》一名列当。温补略同,功力殊劣,或压扁假充前药,(肉苁蓉罕得真者,市多以此压扁假充。又以金莲草根盐润充卖,误服之反有损也。)凡用者务审精详。


《本草纲目》:(《本经》上品)

【释名】肉松容(《吴普》)、黑司命(《吴普》)。

时珍曰:此物补而不峻,故有从容之号。从容,和缓之貌。
【集解】《别录》曰:肉苁蓉,生河西山谷及代郡雁门,五月五日采,阴干。
普曰:生河西山阴地,丛生,二月至八月采。
弘景曰:代郡雁门属并州,多马处便有之,言是野马精落地所生。生时似肉,以作羊肉羹补虚乏极佳,亦可生啖。芮芮河南间至多。今第一出陇西,形扁广,柔润多花而味甘。次出北地者,形短而少花。巴东建平间亦有,而不嘉也。
恭曰:此乃论草苁蓉也,陶未见肉者。今人所用亦草苁蓉刮去花,代肉苁蓉,功力稍劣。保升曰:出肃州福禄县沙中。三月、四月掘根,长尺余,切取中央好者三四寸,绳穿阴干,八月始好,皮有松子鳞甲。其草苁蓉,四月中旬采,长五、六寸至一尺以来,茎圆紫色。大明曰:生㪍落树下,并土堑上,此即非马交之处,陶说误尔。又有花苁蓉,即暮春抽苗者,力较微尔。
颂曰:今陕西州郡多有之,然不及西羌界中来者,肉厚而力紧。旧说是野马遗沥所生,今西人云大木间及土堑垣中多生,乃知自有种类尔。或疑其初生于马沥,后乃滋殖,如茜根生于人血之类是也。五月采取,恐老不堪,故多三月采之。震亨曰:河西混一之后,今方识其真形,何尝有所谓鳞甲者?盖苁蓉罕得,人多以金莲根用盐盆制而为之,又以草苁蓉充之,用者宜审。
嘉谟曰:今人以嫩松梢盐润伪之。
【修治】敩曰:凡使先须清酒浸一宿,至明以棕刷去沙土浮甲,劈破中心,去白膜一重,如竹丝草样。有此,能隔人心前气不散,令人上气也。以甑蒸之,从午至酉取出,又用酥炙得所。
【气味】甘,微温,无毒。《别录》曰:酸、咸。普曰:神农、黄帝:咸;雷公:酸;李当之:小温。
【主治】五劳七伤,补中,除茎中寒热痛,养五腑,强阴,益精气,多子,妇人症瘕。久服轻身(《本经》)。除膀胱邪气腰痛,止痢(《别录》)。益髓,悦颜色,延年,大补壮阳,日御过倍,治女人血崩(甄权)。男子绝阳不兴,女子绝阴不产,润五脏,长肌肉,暖腰膝,男子泄精尿血遗沥,女子带下阴痛(大明)。
【发明】好古曰:命门相火不足者,以此补之,乃肾经血分药也。凡服苁蓉以治肾,必妨心。
震亨曰:峻补精血,骤用,反动大便滑也。
藏器曰:强筋健髓,以苁蓉、鳝鱼二味为末,黄精汁丸服之,力可十倍。此说出《乾宁记》。
颂曰:西人多用作食。只刮去鳞甲,以酒浸洗去黑汁,薄切,合山芋、羊肉作羹,极美好,益人,胜服补药。
宗奭曰:洗去黑汁,气味皆尽矣。然嫩者,方可作羹;老者,味苦。入药,少则不效。
【附方】旧一,新四。
补益劳伤,精败面黑:用苁蓉四两,水煮令烂,薄切细研精羊肉,分为四度,下五味,以米煮粥空心食。(《药性论》)肾虚白浊:肉苁蓉、鹿茸、山药、白茯苓等分,为末,米糊丸梧子大,每枣汤下三十丸。(《圣济总录》)汗多便秘,老人虚人皆可用。肉苁蓉(酒浸,焙)二两,研沉香末一两。为末,麻子仁汁打糊,丸梧子大。每服七十丸,白汤下。(《济生方》)消中易饥:肉苁蓉、山茱萸、五味子为末。蜜丸梧子大。每盐酒下二十丸。(《医学指南》)破伤风病,口噤身强:肉苁蓉切片晒干,用一小盏,底上穿定,烧烟于疮上熏之,累效。(《卫生总微》)


《药鉴》:气温,味甘酸咸,属土而有水与火。峻补精血,骤用反致动大便,脾泄者不宜用。酒洗用之。阳事不举,必须用之,不可缺也。


《本草经疏》:肉苁蓉得地之阴气、天之阳气以生,故味甘酸咸,微温无毒。入肾,入心包络、命门。滋肾补精血之要药。气本微温,相传以为热者,误也。甘为土化,酸为木化,咸为水化,甘能除热补中,酸能入肝,咸能滋肾。肾肝为阴,阴气滋长则五脏之劳热自退,阴茎中寒热痛自愈。肾肝足则精血日盛,精血盛则多子。妇人癥瘕,病在血分,血盛则行,行则癥瘕自消矣。膀胱虚则邪客之,得补则邪气自散,腰痛自止。久服则肥健而轻身,益肾肝,补精血之效也。若曰治痢,岂滑以导滞之意乎?此亦必不能之说也。软而肥厚,大如臂者良。

简误:泄泻禁用。肾中有热,强阳易兴而精不固者,忌之。


《雷公炮制药性解》:肉苁蓉,味甘酸咸,性微温,无毒,入命门经。兴阳道,益精髓,补劳伤,强筋骨,主男子精泄尿血,溺有遗沥,女子癥瘕崩带、宫寒不孕。酒浸一宿,去浮甲,劈破中心,去白膜,蒸半日,酥炙用。润而肥大者佳。
按:苁蓉性温,为浊中之浊,故入命门而补火,惟尺脉弱者宜之,相火旺者忌用。多服令人大便滑。
雷公云:凡使,先须清酒浸一宿,至明,以棕刷刷去沙土、浮甲尽,劈破中心,去白膜一重,如竹丝草样是,此偏隔人心前气不散,令人上气不出。凡使先用酒浸,并刷净,却蒸,从午至酉出,又用酥炙佳。


《本草乘雅半偈》:肉苁蓉(本经上品)

宛如生物,当与肉芝同一种类。

【气味】甘,微温,无毒。

【主治】主五劳七伤,茎中寒热痛,养五脏,强阴,益精气,多子,妇人症瘕。久服轻身。

【核】曰∶出河西山谷,及代郡雁门,陕西州郡多有之。丛生 落树下,并土堑上。春时抽苗,似肉色而红有鳞甲,第一出陇西者,形扁红黄,柔润多花,味甘且肥也;次出北国者,形短花少。巴东建平间,亦有而不佳。有言马精落地所生,观 落树下,并土堑上,此非马交之处,或说误耳。今人多以金莲根,用盐盆制而伪充。又有以草苁蓉充之者宜审。修治,先须清酒浸一宿,至明,以棕刷去沙土浮甲,劈破中心,去白膜一重,如竹丝草样者。有此能隔人心气,致令气上也。以甑蒸之,从午至酉,取出,又令酥炙得所用。

【 】曰∶柔红美满,膏释脂凝,肉之体也。燕休受盛,外发夫容,肉之用也。具体及用,名肉苁蓉。喜生西地,外被鳞甲,藉土金相生,诚培形藏之上品药也。故主藏室倾颓,致藏形之劳与伤者。用强体阴之精,以益阳生之用,则凝者释,释者凝矣。何患症瘕寒热者哉。

经云∶肌肉若一,则形与神俱。故久服轻身。


《本草易读》:肉苁蓉

酒洗去咸蒸晒用。草苁蓉功同而劣。

甘,酸,咸,微温。足少阴药也。强益精髓,润滋脏腑。男子痿阴,妇女绝阴,腰膝冷痛皆疗,崩带遗精悉医。最滑大肠。便结者宜之。

生河西山谷及代郡雁门。春月采。一云乃野马精所生,或曰自有种类尔。今人多以金莲根用盐盆制而伪之,又以草苁蓉充之,用者详之。近时以嫩松梢盐润伪之,恰相似。盖肉苁蓉乃罕得之物也。

劳伤精败,面黑,为末,同羊肉,下五味煮食。(验方第一。)

老人虚人便秘,有汗,同麻仁丸服。(第二。)

中消易饥,同山茱萸、五味丸服。(第三。)


《本草崇原》:气味甘,微温,无毒。主五劳七伤,补中,除茎中寒热痛,养五脏,强阴,益精气,多子,妇人癥瘕。久服轻身。

(肉苁蓉《吴氏本草》名松容,又名黑司命。始出河西山谷及代州雁门,今以陇西者为胜,北国者次之,乃野马之精入于土中而生。陇西者形扁色黄,柔润多花,其味甘。北国者形短少花,生时似肉,三四月掘根,长尺余,绳穿阴干,八月始好皮,有松子鳞甲,故名松容。马属午畜,以少阴为正化,子水为对化,故名黑司命。朱丹溪曰∶肉苁蓉罕得,多以金莲根用盐制而伪充,或以草苁蓉代之,用者宜审。苏恭曰∶草苁蓉功用稍劣。)

马为火畜,精属水阴,苁蓉感马精而生,其形似肉,气味甘温,盖禀少阴水火之气,而归于太阴坤土之药也。土性柔和,故有苁蓉之名。五劳者,志劳、思劳、烦劳、忧劳、恚劳也。七伤者,喜、怒、忧、悲、思、恐、惊,七情所伤也。水火阴阳之气,会归中土,则五劳七伤可治矣。得太阴坤土之精,故补中。得少阴水火之气,故除茎中寒热痛。阴阳水火之气,归于太阴坤土之中,故养五脏。强阴者,火气盛也。益精者,水气盛也。多子者,水火阴阳皆盛也。妇人癥瘕,乃血精留聚于郛郭之中,土气盛,则癥瘕自消。而久服轻身。


《本草新编》:肉苁蓉,味甘温而咸、酸,无毒。入肾。最善兴阳,止崩漏。久用令男女有子,暖腰膝。但专补肾中之水火,余无他用。若多用之,能滑大肠。古人所以治虚人大便结者,用苁蓉一两,水洗出盐味,另用净水煮服,即下大便,正取其补虚而滑肠也。然虽补肾,而不可专用,佐人参、白术、熟地、山茱萸诸补阴阳之药,实有利益。使人阳道修伟,与驴鞭同用更奇,但不可用琐阳。盖琐阳非苁蓉可比,苁蓉,乃马精所化,故功效能神;琐阳,非马精所化之物,虽能补阴兴阳,而功效甚薄,故神农薄而不取。近人舍苁蓉,而用琐阳,余所以分辨之也。至于草苁蓉,尤不可用。凡用肉苁蓉,必须拣其肥大而有鳞甲者,始可用。否则,皆草苁蓉而假充之者,买时必宜详察。

或问肉苁蓉既大补,又性温无毒,多用之正足补肾,何以反动大便?不知肉苁蓉肉,乃马精所化之物,马性最淫,故能兴阳。马精原系肾中所出,故又益阴。然而马性又最动,故骤用之多,易动大便,非其味滑也。(近情切理之言。)

或问肉苁蓉之动大便,恐是攻剂,而非补药也?夫苁蓉,乃有形之精所生,实补而非泻。试观老人不能大便者,用之以通大便。夫老人之闭结,乃精血之不足,非邪火之有余也,不可以悟其是补而非攻乎。

或疑肉苁蓉性滑而动大便,凡大肠滑者,可用乎,抑不可用乎?夫大肠滑者,多由于肾中之无火,肉苁蓉兴阳,是补火之物也,补火而独不能坚大肠乎。故骤用之而滑者,久用之而自涩矣。

或疑肉苁蓉,未必是马精所生,此物出之边塞沙土中,岁岁如草之生,安得如许之马精耶?曰:肉苁蓉,是马精所生,非马精所生,吾何由定。但此说,实出于神农之《本草》,非后人之私臆也,肉苁蓉不得马精之气,而生于苦寒边塞之外,又何能兴阳而补水火哉。或问王好古曾云:“服苁蓉以治肾,必妨于心”,何子未识也?曰:此好古不知苁蓉,而妄诫之也。凡补肾之药,必上通于心,心得肾之精,而后无焦枯之患。苁蓉大补肾之精,即补心之气也,又何妨之有。(实是。)


《本草备要》:补肾命,滑肠
甘、酸、咸温。入肾经血分。补命门相火,滋润五脏。益髓强筋。治五劳七伤,绝阳不兴,绝阴不产,腰膝冷痛,崩带遗精,峻补精血(时珍曰∶补而不峻,故有苁蓉之号)。骤用恐妨心,滑大便。

长大如臂,重至斤许。有松子鳞甲者良。酒浸一宿,刷去浮甲,劈破,除内筋膜。酒蒸半日。又酥炙用。忌铁(苏恭曰∶今日所用,多草苁蓉,功力稍劣)。


《本草从新》:肉苁蓉补肾命门、滑肠。

甘酸咸温。入肾经血分。补命门相火。滋润五脏。益髓强筋。治五劳七伤。绝阳不兴。绝阴不产。腰膝冷痛。峻补精血。(时珍曰∶补而不峻、故有苁蓉之号。)骤用恐妨心。滑大便。功用与琐阳相仿。禁忌亦同。长大如臂。重至斤许。有松子鳞甲者良。酒浸一宿。刷去浮甲。劈破。除内筋膜。酒蒸半日。又酥炙用。忌铁。(苏恭注唐本草曰∶今人所用、多草苁蓉、功力稍劣。)


《本经逢原》:甘咸微温,无毒。肉苁蓉与锁阳,总是一类,味厚性降,命门相火不足者宜之。峻补精血,骤用反动大便滑泄。《本经》主劳伤补中者,是火衰不能生土,非中气之本虚也。治妇人癥瘕者,咸能软坚而走血分也。又苁蓉止泄精遗沥,除茎中热痛,以其能下导虚火也。锁阳治腰膝软弱,以其能温补精血也。总皆滋益相火之验,老人燥结,宜煮粥食之。但胃气虚者服之,令人呕吐泄泻。强阳易兴而精不固者忌之。


《本草经解》:肉苁蓉气温,温秉天春升之木气,入足厥阴肝经;味甘无毒,得地中正之土气,入足太阴脾经;色黑而润,制过味咸,兼入足少阴肾经。气味俱浊,降多于升,阴也。填精益髓,又名黑司令。五劳者,伤劳五脏之真气也;七伤者,食伤、饮伤、忧伤、房室伤、喜伤、劳伤、经络营卫气伤之七伤也,七者皆伤真阴,肉苁蓉甘温滑润,能滋元阴之不足,所以主之也。

中者阴之守也,甘温益阴,所以补中。

茎,玉茎也。寒热痛者,阴虚火盛,或寒或热而结痛也。苁蓉滑润,滑以去著,所以主之也。

气温润阴,故养五脏。

阴者宗筋也,宗筋为肝,肝得血则强,苁蓉甘温益肝血,所以强阴也。

黑入肾,补益精髓,精足则气充,故益精气。精气足则频御女,所以多子也。

妇人症瘕,皆由血成,肉苁蓉润而咸,咸以软坚,滑以去著,温以散结,所以主之也。


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:(陶隐居云:是马精落地所生,后有此种则蔓延者也。)

味甘,微温。主五劳七伤。补中,(补诸精虚之证。)除茎中寒热痛,(茎中者,精之道路也。精虚则有此痛,补精则其病自已矣。)养五脏,强阴,益精气,多子。(五脏各有精,精足则阴足,而肾者又藏精之所也,精足则多子矣。)妇人癥瘕。(精充则邪气消,且咸能软坚也。)久服,轻身。(精足之功。)

此以形质为治也。苁蓉象人之阴而滋润黏腻,故能治前阴诸疾而补精气。如地黄色质象血则补血也。


《得配本草》:忌铜、铁。

味咸,性温。入命门,兼入足少阴经血分。壮阳强阴。除茎中虚痛,腰膝寒疼,阴冷不孕。同鳝鱼为末,黄精汁为丸服之,力增十倍。得山萸肉、北五味,治善食中消。得沉香,治汗多虚秘。合菟丝子,治尿血泄精。佐精羊肉,治精败面黑。(肾中无火精亦败)

酒浸,刷去浮甲,劈破中心,去肉筋膜如竹丝草样者。有此能隔人心前气不散,令人上气也。漂极淡,蒸半日用,以酥炙用亦可。润大便不须炙。大便滑,精不固,火盛便秘,阳道易举,心虚气胀,皆禁用。


《本草求真》:[批]滋肾润燥。

肉苁蓉专入肾,兼入大肠。甘酸咸温,体润色黑。诸书既言峻补精血,又言力能兴阳助火,是明因其气温,力专滋阴,得此阳随阴附而阳自见兴耳。惟其力能滋补,故凡癥瘕积块,得此而坚即消。惟其滋补而阳得助,故凡遗精茎痛,寒热时作,亦得因是而除。若谓火衰至极,用此甘润之品,同于附桂,力能补阳,其失远矣。况此既言补阴,而补阴又以苁蓉为名,是明因其功力不骤,气专润燥,是以宜于便闭,而不宜于胃虚之人也。谓之滋阴则可,谓之补火正未必然。


《神农本草经读》:气味甘、微温,无毒。主五劳七伤,补中,除茎中寒热痛,养五脏,强阴,益精气,多子,妇人癓瘕。久服轻身。
陈修园曰:肉苁蓉是马精落地所生,取治精虚者,同气相求之义也。凡五劳七伤,久而不愈,未有不伤其阴者。苁蓉补五脏之精,精足则阴足矣。茎中者,精之道路,精虚则寒热而痛,精足则痛已矣,又滑以去着,精生于五脏,而藏之于肾,精足则阳举,精坚令人多子矣,妇人癓瘕,皆由血瘀,精足则气充,气充则瘀行也。叶天士注:癓瘕之治,谓其咸以软坚,滑以去着,温以散结,犹浅之乎测苁蓉也。

张隐庵曰:马为火畜,精属水阴,苁蓉感马精而生,其形似肉,气味甘温,盖禀少阴水火之气,而归于太阴坤土之药也,土性柔和,故有“从容”之名。


《本经疏证》:阳翳于阴,其气终伸,阳蛊于阴,其气则挠,何也?翳阳之阴,冽而易摧,蛊阳之阴,柔而难破也,然蛊于阴而不化于阴,则其性常欲伸,惟伸者自伸,蛊者自蛊,故推其源为阴蛊阳,究其实已阴随阳矣。于此而有物似焉,其入于人身,能不伸阴中之阳,而挠阳以毓阴耶。河西(今甘肃)最寒,八月已冰,二月未泮,大木间及土堑垣中,又日光所不届。适当其时,在地之阳奋然欲出,上无所引,旁有所挠,于是生苁蓉,质柔而属阳,气温而主降,乃火为水制,故色紫黑而味甘酸咸,阳不遂其升,阴方幸其固,乃不直伸而横溢,故形广扁而皮有鳞甲,须阴干者,炙之以火,恐阴消于阳也,必浸去酸咸味者,欲全阳之用也,夫然故味酸可去咸可去,而甘不可去,色紫可去黑可去,而殷不可去,遂可知其义,取于阴蛊,其用,惟在阳伸,去其阴之蛊,正以佐其阳之伸。五劳七伤者,或因用力而劫阳于外,或因用心而耗阴于内,俾阳就阴范,阳供阴使,是为补中,因其衰而彰之之治也。茎中阳盛,而阴为所迫,则热且遣,阴盛而阳不相下,则寒且痛,助其阳即以和其阴,而痛自除,因其重而减之之治也。阴阳相浃,精气相抱,斯藏精而不泻之五脏自安,五脏既安,而精何能不充,阴何能不强,而施化遂非浪举矣,妇人症瘕亦阴不柔而阳遭困者方宜。

黄帝问五劳七伤于高阳负。负曰:一曰阴衰,二曰精清,三曰精少,四曰阴消,五曰囊下湿,六曰腰(一作胸)胁苦痛,七曰膝厥痛冷不欲行,骨蒸,远视泪出,口干腹中鸣,时有热,小便淋沥,茎中痛,或精自出,有病如此,所谓七伤。一曰志劳,二曰思劳,三曰心劳,四曰尤劳,五曰疲劳,此为五劳(见千金石韦丸下)。孙真人曰,五劳者一曰志劳,二曰想劳,三曰尤劳,四曰心劳,五曰疲劳。七伤者,一曰肝伤善梦,二曰心伤善忘,三曰脾伤善饮,四曰肺伤善痿,五曰肾伤善唾,六曰骨伤善饥,七曰脉伤善嗽。凡远思强虑,伤人;尤恚悲哀,伤人;喜乐过渡,伤人;忿怒不解,伤人;汲汲所顾,伤人;憾憾所患,伤人;寒暄失节,伤人,故曰五劳七伤也(千金肾脏门补肾论),其述五劳略同,七伤则有异。即孙真人之论,亦有两端,苁蓉所主,究以何者为是。夫此固不必深求其合,第别其用力用心可矣。且苁蓉须补中者乃可用,设中气自旺而不必补,则非所宜,如善饮善饥等候,何尝不蒸腾有力,运化不权,犹可以味甘性温之物与之乎?与之是使渴者益渴,饥者益饥也。然则宜补中者果安在,夫苁蓉之生精固优,故能挠夫气,气固旺故不致汨于精。五劳七伤,名目虽多,约其归不越伤气伤精二种。伤气者如烛之然,芯尽而膏亦竭也;伤精者如舟之行,水涸而棹难鼓也。是故或精枯于下,而火浮于上,或火炽于上,而引精自资,中央者须火下畜,其气乃生,生乃固,火既违顺,容纳自拙,得此以气致精,藉精行气之苁蓉,使火迥精聚,则在中之生气,又何能不受益耶?就使善饮善饥亦难保无精竭火离,仍须补中者。是故谓补中于五劳七伤,仅得治法之一节则可,谓苁蓉于补中犹有所隔阂则不可;谓苁蓉之补中,仅得施于五劳七伤则可,谓凡补中者皆得用苁蓉则不可。以本经固云主五劳七伤补中,不云补中主五劳七伤也。苁蓉之用,以阴涵阳,则阳不僭,以阳聚阴,则阴不离,是其旨一近乎滑润,一近乎固摄,别录所谓止利者为取其滑润耶,抑取其固摄耶。夫别录固不但云止利,而云除膀胱邪气腰痛止利,是亦可识其故矣。诚分而言之,则利有泄泻肠澼,腰痛有气血痹阻,膀胱邪气有淋浊畜血,为寒为湿为热,均无不可,若遽与苁蓉,是使阳锢而终难伸,阴敞而终难化,可治之疾不反致难治欤。惟合而言之,则因其气之本相连属,欲就阴而阴不容,遂转橚于阳而还攻夫阴,阴复不受,则或乘势累坠下迫,或痛甚不止,故曰除膀胱除气腰痛止利,不曰除膀胱邪气腰痛下利也。此病不常有,惟久病久利始见之,千金方冷利增损健脾,凡治丈夫虚劳五脏六腑伤败受冷初作滞下,久则变五色赤黑如烂肠极腥秽者,中用苁蓉,可证矣。其不利者亦必腰痛而小便有,故方与之宜。


《本草便读》:肉苁蓉

壮阳滋肾。甘咸少带微酸。补命通幽。温润且犹兼黑。锁阳之性。主治相同。(肉苁蓉草类也。其状柔软如肉。形有鳞甲如松枝。一云马精遗地而生者。亦未知然否。甘咸温润色黑。专入肝肾。能益精壮阳。但无峻补之力。却有滑肠之能。故虽肝肾不足。而脾虚便溏者。不宜服之。锁阳亦一类二种耳。锁阳出处形质性味功用。皆与苁蓉同。为肾经血分药。能补下焦阳中之阴。与巴戟之补阴中之阳者略异。故凡老人阳中之阴不足。而致大便结燥者宜之。)


《本草撮要》:

内容:味淡。入足少阴经。功专补肾阴。菟丝补肾之阳。同用则生精补阳。骤用恐妨心滑大便。功用与琐阳相仿。禁忌亦同。酒浸一宿。刷去浮甲劈破。除内筋膜。酒蒸半日酥炙用。忌铁。草苁蓉功力稍劣。


《本草分经》:甘、酸、咸,温。入肾经血分。补命门相火,润五脏,益精血,滑肠。功用与锁阳相仿。


《本草择要纲目》:

【气味】 干微温无毒。(酒浸一宿。刷去砂土浮甲。劈破中心。去白膜一重如竹丝草样。复以甑蒸之。从午至酉。又用酥炙得所。方可入丸。)命门相火不足者。以此补之。乃肾经血分药也。

【主治】 五痨七伤。补中。除茎中寒热痛。强阴益精。女子带下阴痛。但属土而有水与火。

虽能峻补精血。骤多用之。则反滑大肠。


《玉楸药解》:味甘、咸,气平,入足厥阴肝、足少阴肾、手阳明大肠经。暖腰膝,健筋骨,滋肾肝精血,润肠胃结燥。

凡粪粒坚小,形如羊屎,此土湿木郁,下窍闭塞之故。谷滓在胃,不得顺下,零星传送,断落不联,历阳明大肠之燥,炼成颗粒,秘涩难通。总缘风木枯槁,疏泄不行也,一服地黄、龟胶,反益土湿,中气愈败矣。

肉苁蓉滋木清风,养血润燥,善滑大肠而下结粪。其性从容不迫,未至滋湿败脾,非诸润药可比。方书称其补精益髓,悦色延年,理男子绝阳不兴,女子绝阴不产,非溢美之词。


《饮片新参》:

形色:色黑,有白花纹。

性味:咸酸温平。

功能:补肾益精气,止虚淋茎痛,润肠通腑,治虚痢。

分量:三钱至一两。

用法:漂淡用。

禁忌:内热及便溏者忌用。


【来源产地】


《本草经集注》陶弘景

生河西山谷及代郡雁门。五月五日采,阴干。

代郡雁门属并州,多马处便有,言是野马精落地所生。生时似肉,以作羊肉羹,补虚乏极佳,亦可生啖。芮芮河南间至多。今第一出陇西,形扁广,柔润,多花而味甘。次出北国者,形短而少花。巴东、建平间亦有,而不如也。


《中药大辞典》

为列当科植物肉苁蓉或苁蓉、迷肉苁蓉等的肉质茎。春、秋均可采收。但以3~5月间采者为好,过时则中空。春季采者,通常半埋于沙土中晒干,商品称为"甜大芸"、"淡大芸"或"淡苁蓉"。秋采者,因水分多,不易晒干,须投入盐湖中1~3年后,取出晒干,称为"盐大芸"、"咸大芸"或"咸苁蓉"。

肉苁蓉:生于盐碱地、干河沟沙地、戈壁滩一带。寄生在红沙、盐爪爪、着叶盐爪、珍珠、西伯利亚白刺等植物的根上。分布内蒙古、陕西、甘肃、宁夏、新疆等地。

苁蓉:生于湖边、沙地、琐琐林中,寄生在琐琐的根上。分布内蒙古等地。

迷肉苁蓉:生于沙地、琐琐林中,寄生在琐琐根上。分布内蒙古等地。


【炮制】


《雷公炮炙论》

雷公云:凡使,先须用清酒浸一宿,至明,以棕刷刷去沙土,浮甲尽,劈破中心,去白膜一重,如竹丝草样是,此偏隔人心前气不散,令人上气不出。

凡使用,先须酒浸,并刷草了,却蒸,从午至酉,出,又用酥炙得所。


《中药大辞典》

肉苁蓉:拣净杂质,清水浸泡,每天换水1~2次(如系咸苁蓉,泡尽盐分),润透,切片(纵切),晒干。

酒苁蓉:取苁蓉片,用黄酒拌匀,置罐内密闭,坐水锅中,隔水加热蒸至酒尽为度,取出,晾干。(每肉苁蓉100斤,用黄酒30斤)


【现代药理研究】


1. 肉苁蓉能兴奋垂体-肾上腺皮质激素,并能提高免疫功能,增强单核巨噬细胞的吞噬能力。

2. 肉苁蓉有补肾助阳作用,能抗寒、抗缺氧和抗疲劳。

3. 肉苁蓉对内分泌系统有调节作用,对肾功能有一定的保护作用。

4. 肉苁蓉对神经递质的含量有一定的影响,能提高小鼠的智力、记忆力和性功能。

5. 肉苁蓉具有促进排便作用,能够改善肠肌功能,并有一定的保肝作用。

6. 肉苁蓉能提高超氧化物歧化酶的活性,抑制过氧化物脂质的生成,有明显抗衰老、抗自由基损伤、清除自由基作用,还能延长动物寿命。

7. 肉苁蓉有降压作用,其中的甙类对小鼠有促进细胞免疫功能的作用。

8. 肉苁蓉有促进生长发育作用,在体内有促进细胞免疫功能的作用。